琥珀

生是过客,跋涉虚无之境。。

雨线缠绵成网,抓住心绪不放。。

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

玲珑骰子抛红豆,入骨相思知为谁,对月人空瘦

你在原野上奔跑,
任风呼啸刮过脸庞,
天空晦暗不明,
空气中有雨的味道,
你在等一个黎明,
但站错了方向,
前方,
远方,
何方,
想要嘶喊却没有声音,
大口的呼吸,
胸腔起伏,
或许只是想要一个发泄的契机,
在某个可以放肆的角落。。

一帘风月闲

       总觉得杭州没有春天,过了冬便算入夏,前几日还有的寒立时化作艳阳,让还穿着棉衣的人措手不及,于是夏日的清凉衣衫与冬日的棉衣成了街上最奇特的风景。
      帘外春光煞是明艳,不去走走实在可惜,拨了电话,叫上许久不见的朋友,几人沿着湖边信步游街踏青赏春,原本应该是极惬意的事,但目光所及人满为患人潮涌动的街景,风趣全失,顿觉连出门都是个错误,匆匆逃离。
      记得最初到杭州,只是办事途经,来去匆忙,连西湖的面也未曾窥见。后来到了附近工作,也只是偶尔东游西荡,见了个西子湖。可能许多人都会有同感,越是在你身旁的景色便越提不起兴趣,原本十分向往因距离而不能常去,待真正近在咫尺又会变得不那么渴望。
      西湖十景各有千秋,每个季节都有不同的神韵与风情,而杭城的“十里荷花,三秋桂子”更为世人激赏,但我一直觉得当下时节的杭州才最美。苏堤夹岸,新柳如烟,艳桃灼灼,漫步其上,春风骀荡。清风徐徐而不凛冽,阳光煦暖但不灼人,一切都是轻柔的、温婉的。晨曦初露时,湖波如镜,桥影照水;月沉西山处,柳丝舒卷,鸟语啁啾。置身其中,只觉心情也跟着愉悦,心也变得舒缓。
      当然,愉悦与舒缓都有前提,若是路上摩肩接踵立足都成困难,也便没什么意趣可言了。并不是说热闹些不好,踏青总是要热闹些才有趣的,孤家寡人虽可自得其乐享一人之闲适,但若是周遭热闹非凡笑语欢声,想必一个人是无论如何都乐不起来的。所以这个时候,才当约上三五好友,嬉笑怒骂指点江山。
      总觉得工作以后,生活圈子变得越来越小,工作日从早到晚一刻不得闲自然面对的只有同事与客户,休息日则越来越懒得动,睡眠仿佛永远不足。活动的空间与时间都在压缩,离家千里,家人只能长假回去探望,知己好友一年聚上两次已然算多,感觉生活虽然便利,但距离却不知不觉间变长了。
      工作之余,或许应该把更多的时间给予家人与朋友。无论多久没见,都不会因时光流逝而缺失了共同语言,也不需耗费精力去解释彼此不在时的林林总总,仿佛昨天还在一起喝茶聊天,没有拘谨,没有避讳,在他们面前的自己真实而自在。都说莫负青春好时光,或许更不该辜负的是那帘外的风月无边、春意满园,随着人潮去挤一挤断桥苏堤,寻着去欢声去听一听鸟鸣莺啼,去见一见许久不见的朋友,去打个电话跟家人述说一下近况……
      我们不是一个人,也不可能一个人过活,应该让这无边的风月为我们的生活添一抹亮色,让每一天多一点欢笑,多一点情趣。
      其实,我们可以很快乐。

董小姐

      董小姐二十八岁了。一个不上不下、略嫌尴尬的年纪。
      其实她自己并不在意,但总有人为她着急。
      于是不知从哪天开始,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更年期提前到了,她时常感到焦虑与烦躁。不过她并不会将自己的负面情绪带入工作中,她有这样的职业自信。
      作为一典型的都市白领,在一家规模不小的房产企业做着人事与行政的工作,虽然未必事事都能做到精致完美,但诚意付出、善心为事,总有收获,这是她在这家公司五年时间里最大的体会,也是她一直留在这的原因。
      晚上会议结束时已过半夜,不过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被同事拖着去吃夜宵,但她几乎没怎么动筷,不是不合胃口,而是必须要为衣柜里的裙子负责,减肥永远是女人一生的事业,她也不例外,尽管在旁人眼中并没有几两肉。
      原本不想喝酒,但几杯下肚又贪了杯,反正周末难得没事,可以让她睡个饱。
      其实她不喜欢喝酒,所有含酒精的饮料对她来说都是一个味道,唯一不同是啤酒多泡沫,白酒辛辣灼口,红酒苦涩难入喉,如此难喝的饮料真不明白为何要发明。
      每次多喝几杯似乎思绪就不受她掌控,总是天高海阔胡思乱想个不停,她讨厌一切没有章法无法预料的情况,不是不能很好应对,只是对未知的一切本能的抗拒,所以她已经许久都没这样了。
      但今天还是贪了杯,并非没有理由。
      好朋友要结婚了,她应该高兴才对,但那个结婚对象是她喜欢了将近十年的人。
      不是没有心理准备,她一直都知道他们在一起,也明白即使不是她也会有别人,但事到临头,人总难免自欺欺人。
      她从没与他在一起过,即使彼此都知道那份感情早有某些部分逾越了朋友的界限,但太相像的两个人,彼此太过了解,我们可以宽容所有人,却永远会对自己最苛刻,所以他们从没开始,便也不会结束。
      回头想想,原来十年的时光,竟这么轻易溜走,时间印刻在我们生命里的是什么?是一张张渐行渐远开始忘却的脸庞,还是无论如何都割舍不掉的怀念?
      时间都去哪了?
      我也没有答案。
      临近四月的晚上,空气里的寒气尚未退却,回家的路不远,但一路走来,不是不辛苦的。不过她从没忘记微笑,姿势永远要好看,不然赢了也是输了。
      哦,对了,这也是时间留给她的。
      今天已经够累了,她把自己丢在床上,任睡意侵袭,前半生就这样吧,还有明天。
      是啊,还有明天……

为什么你爱他

      有段那么一段时间单曲循环了好久的一首歌,当时还是还一首demo《为什么你爱他》,正式发表时却换了名字《WHY》,也换了歌词,虽然新歌的调子还是一样,但总觉得不是当时曲子,就像是拆了袋的薯片密封的再好也难免受了潮,不复当初味道。人其实也一样,他总还是那个他,不过不爱你时你便是路人一个,哪还能找回当时温存。。






我该用什么擦去你的体味

我该用什么稀释我的泪水

一切来的太突然

你的歌还没写完

已经有人代替我对你说晚安

忍受对我而言 已变成习惯

习惯让自己变混乱



我知道我没有他那么可爱

也没你要的那些完美对白

也许我应该去做整容

才能满足你无理的虚荣

也许我要变成李嘉诚

才能带你找到回来的路

我后悔我没坚持转身离开

忍着伤口还在街边等你回来

朋友都对我责怪

要我忘了你的坏

半夜独自看窗外的树叶摇摆

我曾经最爱抚摸的马尾辫已不在

无数次复读你最后寄来的信

地上的碎片是我的爱



WHY 别说你觉得可惜

WHY 别说你过得孤单

WHY 别说你过得不如意

WHY 别说你觉得可惜

WHY 别说你过得孤单

WHY WHY WHY



撕裂的画 折断的发

撕碎的花瓣是没你在我消遣的方法 我知道你爱他

撕裂的画 折断的发

撕碎的花瓣是没你在我消遣的方法 为什么你爱他




音乐人 蘑菇团

印度墨。。


   印度墨。。


    ……
  
  裕进忽然问:“爱情呢?”
  
  老师却开放地与他讨论:“爱一个人,少不免患得患失。”
  
  裕进点头,“是应该欢愉的吧!”
  
  老师温和地答:“看你爱的是谁。”
  
  裕进用力擦手臂上的“力”字,“爱得愈深,是否愈吃苦?”
  
  “对方不一定爱你啊!”
  
  “那又该怎么办呢?”
  
  “理智的人,应当知难而退。”
  
  ……


 


 

笼。。


笼。。



    无心的言语会伤到别人,也会刺痛自己。并非有意为之,只是或许心里对过去还有留恋,这也是错的吧,或许这样子下去,连过去所有的好都会被替换成厌恶。我将自己困在了笼子里,想出去,却把钥匙弄丢了,该怎么找回呢?又到哪里去找呢?我不清楚。。


    最近工作突然多了好多,仿佛每日每夜从不停歇的去做也做不完,觉得好累,但自己的事情要自己面对吧,没人能帮你分担,假期结束前看到朋友西湖边闲拍的照片,阳光很温暖,透过树叶,投射在石板路上细碎的光影,手里的书本,一切都让人羡慕,期待抑或向往,希望有一天走出去,能看到那样的画面,那样的瞬间,会有人在等待,会有微笑,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