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

生是过客,跋涉虚无之境。。

惘然记。。



三四月里的风,还掺着来不及消散的寒。

我的心头也是一凉,不为着那外面的冷,只因着你无心或有意的淡。

我要求的太多了么?

触不到的手,见不着的面,如今连声音都成了奢求。

我也不喜欢缠人的腻,但就是忍不住贪那电话中一刻的流连。

我知道或许从头便是我的错,但我不想这样的低头。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执,明知几句话便说开的事,偏舍不下这没用的意气。

其实只要应承一句的软,我又怎会不识你的趣、不认我的错?

或许对你来说原本便是这般的无所谓,明知是这样会任性的我,还是连一个台阶也舍不得给。

是了,

我有什么资格要求你的软,

我什么都不是,

我什么都不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