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

生是过客,跋涉虚无之境。。

董小姐

      董小姐二十八岁了。一个不上不下、略嫌尴尬的年纪。
      其实她自己并不在意,但总有人为她着急。
      于是不知从哪天开始,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更年期提前到了,她时常感到焦虑与烦躁。不过她并不会将自己的负面情绪带入工作中,她有这样的职业自信。
      作为一典型的都市白领,在一家规模不小的房产企业做着人事与行政的工作,虽然未必事事都能做到精致完美,但诚意付出、善心为事,总有收获,这是她在这家公司五年时间里最大的体会,也是她一直留在这的原因。
      晚上会议结束时已过半夜,不过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被同事拖着去吃夜宵,但她几乎没怎么动筷,不是不合胃口,而是必须要为衣柜里的裙子负责,减肥永远是女人一生的事业,她也不例外,尽管在旁人眼中并没有几两肉。
      原本不想喝酒,但几杯下肚又贪了杯,反正周末难得没事,可以让她睡个饱。
      其实她不喜欢喝酒,所有含酒精的饮料对她来说都是一个味道,唯一不同是啤酒多泡沫,白酒辛辣灼口,红酒苦涩难入喉,如此难喝的饮料真不明白为何要发明。
      每次多喝几杯似乎思绪就不受她掌控,总是天高海阔胡思乱想个不停,她讨厌一切没有章法无法预料的情况,不是不能很好应对,只是对未知的一切本能的抗拒,所以她已经许久都没这样了。
      但今天还是贪了杯,并非没有理由。
      好朋友要结婚了,她应该高兴才对,但那个结婚对象是她喜欢了将近十年的人。
      不是没有心理准备,她一直都知道他们在一起,也明白即使不是她也会有别人,但事到临头,人总难免自欺欺人。
      她从没与他在一起过,即使彼此都知道那份感情早有某些部分逾越了朋友的界限,但太相像的两个人,彼此太过了解,我们可以宽容所有人,却永远会对自己最苛刻,所以他们从没开始,便也不会结束。
      回头想想,原来十年的时光,竟这么轻易溜走,时间印刻在我们生命里的是什么?是一张张渐行渐远开始忘却的脸庞,还是无论如何都割舍不掉的怀念?
      时间都去哪了?
      我也没有答案。
      临近四月的晚上,空气里的寒气尚未退却,回家的路不远,但一路走来,不是不辛苦的。不过她从没忘记微笑,姿势永远要好看,不然赢了也是输了。
      哦,对了,这也是时间留给她的。
      今天已经够累了,她把自己丢在床上,任睡意侵袭,前半生就这样吧,还有明天。
      是啊,还有明天……

评论

热度(1)